从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到“回头看”督察,中央环保督察在提高地方各级党政领导生态环境意识,促进地方生态质量改善等方面所发挥的作用举世瞩目,特别对不作为、慢作为以及乱作为官员的问责力度之大更是史无前例。正因为如此,中央环保督察也确实动了地方上一些人的“奶酪”。于是,指责中央环保督察过于严苛的,让中央环保督察背锅的声音一起再起。

2015年12月,中央环保督察启动对河北省的试点督察。尽管这次督察在进驻时也向社会进行了公开,但在公众看来仍有些神秘。半年后,中央环保督察8个组分别进驻内蒙古、黑龙江等8省区,这也标志着中央环保督察的正式启动。这位负责人说,就是从正式督察开始,中央环保督察彻底实现了督察过程全公开。

6月6日,“回头看”督察组有关人员冒雨赶到位于广州市白云区西村街道办事处的增步村,对广佛界河的整治情况进行现场督察,发现,目前,广佛界河水质仍然是劣五类,没有按期完成承诺的整改任务。

而5月28日刚刚结束的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共计受理群众举报35523个;向被督察地方交办有效举报28966件。其中,地方已办结23599件,责令整改20359家,立案处罚7086家,罚款33587.86万元;立案侦查354件,行政和刑事拘留355人,约谈6079人,问责4018人。

强化环保督查,重点在“督”,关键在“办”。一方面,要用好党政领导牵头督办的政治优势,集中力量攻克难点,通过适时通报督查、督办进程,发挥“督”的功效;另一方面,各地要以督查、督办为契机,深化环保执行力,依法抓好主要问题整改,举一反三强化辖区各类污染治理。同时,要强化治污不力问责制度,对地方整改不到位的、敷衍了事的,要问责求效。

2017年下半年以来,黑龙江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先后针对督察整改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做出批示143次。江苏省累计召开省委常委会21次、省政府常务会24次、省政府专题会11次,研究部署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2017年以来,江西省委常委会9次、政府常务会8次研究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保工作,党政主要领导针对生态环境保护和督察整改工作批示达70余次,多次深入九江、赣州等地现场督办。

典型案件编辑成册

“回头看”督察是不是要对2147个问题的整改情况全部核查一遍?对此,国家环保督察办这位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回头看’督察,主要是看地方的整改力度,同时,重点检查列入督察整改方案的重大生态环境问题及其查处、整治情况;重点督办人民群众身边生态环境问题的立行立改情况;重点督察地方落实生态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严肃责任追究情况。”

督察与167名省级领导个别谈话

生态环境部近日通报,2018年11月8日至11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遵义市督察发现,遵义市播州区党委向督察组提供10份编造的区委常委会会议纪要,弄虚作假,应对督察。

据督察办透露,今年“回头看”督察进驻期间公开的53个典型案例,相关地方已主动问责513人,其中,厅级干部17人,处级干部132人。而这背后如果没有省级党委政府的拍板决定,恐怕也还会对这么多人实施问责,特别是其中还有17名厅级干部。

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已经箭在弦上。据刘长根介绍,第二轮督察将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承担生态环保任务较重的中央企业纳入督察对象。

从2015年,中央环保督察对河北省进行试点督察,两年时间,中央环保督察已完成对全国31个省的督察全覆盖。

事实上,不仅是广东省,中央环保督察所到过的23个省区市,无一省区市的党政一把手缺席中央环保督察启动以及意见反馈会议,无一不对中央环保督察给予高度关注,其中包括4名中央政治局委员。

近些年来,环境保护深入人心,绿色发展深刻变革,环境质量日益改善。但在实践中仍然存在一些积重难返的问题,重发展、轻保护的观念在一些地方仍然根深蒂固,使环保成为“硬骨头”,这也反映出开展环境保护督查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按照规定,无论是中央环保督察还是“回头看”督察,在反馈意见结束后,都要向地方党委政府同步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第一轮督察时,通常都要移交10多个责任追究案卷,多的时候甚至到了20个。但这次‘回头看’督察只同步移交66个责任追究问题。平均一个省也就6到7个,比第一轮督察移交的责任追究问题少了一倍多。”督察办这位负责人说,“回头看”的这10个省区确实整改得都很好,这也是移交问责案卷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如果仅仅认为,中央环保督察组只是要求深圳市治理水污染问题,无疑低估了中央环保督察的深意。实际上,对于深圳的问题,中央环保督察揭示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那就是,新发展起来的城市如何不再走或者尽量少走发达国家曾经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山东省烟台市3家高尔夫球场违法运营长达十余年;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党委伪造10份红头文件;安徽林业厅长期遮掩隐瞒违法事实……近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向贵州、山东以及安徽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意见的同时,公开了包括上述案件在内多起性质恶劣的典型案件。

从第一轮督察到“回头看”督察,无论是启动会还是意见反馈会,各省书记、省一定会齐刷刷地出现在会场,不仅如此,这些地方的党政一把手还要亲自主持会议,作动员报告,对督察意见作表态发言。

督察问责严肃精准

所谓“规格最高”,即每个督察组组长均由省部级领导担任,而督察组无论是督察进驻还是意见反馈,各省书记、省长不仅全部到会,而且进驻时,省党委书记要做动员;反馈意见时,省党委书记要对督察组反馈的问题进行表态。

图片 1

贵州省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指出,遵义市对国家环境保护部分新修订法律法规学习研究力度不够,部分工作部署安排不及时。遵义市委常委会、市政府常务会未对《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环境监管执法的通知》进行传达学习和研究部署。播州区政府2013年至2016年共召开政府常务会95次,议题总数595个,无环境保护专门议题。

10月18日,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组长朱之鑫向河北省反馈督察意见时对河北省整改总的评价是:“取得显著进展和成效。”被如此评价的还有广东省和江苏省。中央环保督察对河南省、内蒙古以及宁夏自治区的评价是:“整改工作取得重要进展和成效。”对黑龙江省的评价则是“整改工作取得一定进展和成效”;对江西省、广西自治区以及云南省的评价是“取得积极进展和成效”。

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直接涉及老百姓的环境权益。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看来,只有实现了督察过程全公开,才可能更加及时准确地回应老百姓的环境关切。

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10省后,即开始对一些问题进行实地核查,其中,《法制日报》记者全程参与了在宁夏以及广东的督察过程。

三批交办群众举报近六万件

对于社会上流传的督察过严以及环保“背锅”等问题,这位负责人及相关专家也进行了回应。督察办这位负责人指出,中央环保督察主要是查那些“不干事,乱干事以及假干事”的。至于“背锅”论,专家则表示,一些地方经济下滑与环保督察没有直接关系。他认为,不该环保背的锅绝对不能背。

这位负责人说,今年5月,中央环保督察宣布对河北等10省份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回头看”督察时,“怎么查,这10省份同样是心里没底。”更出乎地方意料的是,“回头看”督察不仅没有走过场,而且比第一轮督察更为严厉的是同时曝光典型案件。

宁夏泰瑞制药恶臭污染问题、石嘴山两家企业违法生产问题,经《法制日报》等媒体曝光后,宁夏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自治区主席咸辉作出重要批示。石泰峰还亲自到惠农红果子工业园,调研督办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督察反馈的问题。

截至2016年年底,与改革开放同时起步的深圳市全市污水收集率不足50%。中央环保督察揭露的这一问题的让人深思:先发展后治理是一条绕不开的路吗?中央环保督察带给地方的绝非阵痛。

中央环保督察射出“回头箭”逾六千官员被问责

曾参与过第一轮督察以及“回头看”督察的生态环境部华南局处长骆武山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督察过程中,一些地方同志告诉他,“问责对一些干部影响还是蛮大的,一个处分,至少要消化三年”。他的体会是,中央环保督察目的不是问责,而是通过问责来推动地方解决环境问题,更重要的是唤醒党员干部的环境责任担当意识。

对于哈尔滨市非法倾倒大量危险废物问题,中央第三督察组透露,黑龙江省及哈尔滨市公安、环保等部门正在开展联合调查。

目前,只有河北省公开了整改结果,其他22省市区整改仍在路上,因此,无论是问责人数还是立案数量等数据也将会被刷新。

有的省省委常委会连续两年没有研究过环保工作;有的省在环境保护方面开会传达多,研究部署少,口号多,落实少。2016年至2017年所进行的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发现,生态环境保护问题在省级层面排不上号的并非个别现象。

“再加上祁连山事件带来的震动,地方上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越来越重视。”这位负责人说,从第一批“回头看”结束到今年10月30日第二批进驻,不到半年时间,第二批“回头看”进驻的10省整改力度非常大。

对2147个问题回头看或将揪出一批假装整改问题

从中央环保督察进驻河北省到河北省公布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时间跨越将近一年半,即便如此,河北省并未全部完成中央环保督察移交的问题整改,至今仍有6个问题还在整改中,按照河北省的计划,今年年底将全部完成整改。照此,三批中央环保督察到过的22个省区市最快也要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公开整改情况。根据中央环保督察的工作安排,对督察过的省区市还将适时组织回头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