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来执行到位金额超四万亿元,同比增长近八成

2016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共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 一份破解执行难的答卷

完善执行立法解决执行难问题最高法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完善执行立法解决执行难问题 最高法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2018年万亿元执行款装进当事人口袋

破解“执行难” 取得大进展

1月22日,世界执行大会在上海召开。会上,最高法公布了截至2018年底中国法院在强制执行方面的相关数据。为破解执行难,全国法院进行了哪些改革创新,推出了哪些新技术、新手段?本报记者进行探访。

记者从22日在上海举行的世界执行大会获悉:最高人民法院正在推动出台强制执行法,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完善企业破产制度,并进一步完善联合信用惩戒体系,畅通救济渠道。

本报上海1月22日电
记者李万祥从22日在上海举行的世界执行大会获悉:最高人民法院正在推动出台强制执行法,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完善企业破产制度,并进一步完善联合信用惩戒体系,畅通救济渠道。

人民法院坚决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总攻战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人民法院对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工作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

——编 者

据统计,2016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2042万件,执结1939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3年来,生效裁判文书的自动履行率逐年提高,2015年为44.76%,2016年为50.52%,2017年为56.97%,强化执行力度的效果逐步显现。

据统计,2016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2042万件,执结1939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3年来,生效裁判文书的自动履行率逐年提高,2015年为44.76%,2016年为50.52%,2017年为56.97%,强化执行力度的效果逐步显现。

本报记者 张晨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

查人找物难?

针对查人找物、财产变现等方面的难题,最高人民法院推动优化和完善执行中查找变现财产的方式。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即“总对总”查控体系,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执行人员足不出户便可查询、冻结甚至扣划老赖存款。如今,网络司法拍卖已经逐渐代替传统的拍卖方式,成为人民法院变现查控财产的主要方式。

针对查人找物、财产变现等方面的难题,最高人民法院推动优化和完善执行中查找变现财产的方式。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即“总对总”查控体系,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执行人员足不出户便可查询、冻结甚至扣划老赖存款。如今,网络司法拍卖已经逐渐代替传统的拍卖方式,成为人民法院变现查控财产的主要方式。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执行难则是阻碍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2018年是人民法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攻坚之年和决胜之年。为如期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全国法院依法惩治拒执犯罪、强化信用惩戒,运用网络查控、网络拍卖等信息化手段,充分提高执行效率和威慑力。越来越多的老赖从“花招百出”逃避执行转向自觉履行义务,“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取得明显成效。

据统计,2016年至2018年9月,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884.0万件,同比增长105%,执结1693.8万件,同比增长120%,执行到位金额4.07万亿元,同比增长76%。

举措:建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一名法官一年执行到位财产等于过去十年

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60家单位签署文件,采取11类37大项150项惩戒措施,对失信被执行人担任特定职务以及出行、购房、投资、招投标等进行限制,实现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截至目前,共计351万余人迫于压力自动履行了义务。从2013年10月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累计限制1746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547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车票。

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60家单位签署文件,采取11类37大项150项惩戒措施,对失信被执行人担任特定职务以及出行、购房、投资、招投标等进行限制,实现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截至目前,共计351万余人迫于压力自动履行了义务。从2013年10月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累计限制1746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547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车票。

今年1.31万亿元执行款实际到位

建立了足不出户查遍被执行人财产的平台

近日,一位消失了十年之久的被执行人徐某,在出境前往香港时被边检部门截获,随后被执行法院带走,并被处以司法拘留15日。正是因为对被执行人身份证信息的校核比对,才使徐某“现出了原形”。

“从2018年开始,虽然执行案件量还在增加,但是纳入失信名单的人次在下降,出现了拐点,说明综合治理初见成效。”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说。

“从2018年开始,虽然执行案件量还在增加,但是纳入失信名单的人次在下降,出现了拐点,说明综合治理初见成效。”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说。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时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

“解决执行难,找人查物是关键。针对传统执行查控模式存在的执行效率低下、覆盖财产范围过窄等难题,最高法建立‘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提供足不出户查遍被执行人财产的平台。”最高法审委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说。

“执行难”难在查人找物。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与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包含不动产、存款、金融理财产品、船舶、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在内的16类25项信息。法官足不出户便可冻结甚至扣划老赖存款。

据悉,人民法院在加大失信惩戒力度的同时,注重对守信者的激励与褒奖,将探索实行对守信人在申请保全资格方面降低门槛等措施。

据悉,人民法院在加大失信惩戒力度的同时,注重对守信者的激励与褒奖,将探索实行对守信人在申请保全资格方面降低门槛等措施。

“战事”进入最后阶段,“战果”如何?

截至9月30日,最高法与公安部、交通运输部、民政部、人民银行、自然资源部等16家单位和3903家银行联网,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的不动产、存款、金融理财产品、船舶、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16类25项信息,基本实现对被执行人主要财产形式和相关信息的有效覆盖,大大提升了执行效率,实现了执行查控方式的根本变革。

在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执行案件中,面对几百公里外深圳福田区的被执行人,桂林象山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利用“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轻点鼠标就完成了财产发现到控制。

李万祥

10月25日,周强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报告称,2016年至2018年9月,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884万件,执结1693.8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5%、120%和76%。2018年1月至9月新收案件608.3万件,执结537.6万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