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不过关 资质难甄别 安装靠强制

图片 1

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向教辅教育软件打开大门,但打着“教育大数据”旗号的教辅APP,其资质、收费和选订都缺乏监管,甚至成为课外培训的网络版——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日前,教育部印发紧急通知,严禁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明确学校要坚决抵制各类利用中小学生的教材、教辅材料等发布或者变相发布广告等行为。

教辅APP进校园引争议 资质、收费、选订被指均缺乏监管

教辅APP缘何变了味

内容不过关 资质难甄别 安装靠强制

教辅APP进校园,尚缺一把“安全锁”

有的商家看到教材、教辅广告的路被堵死,就打起了辅导类App的主意。随着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各类教育辅导软件纷纷走入中小学校园。然而,部分教辅软件在资质、收费和选订等方面缺乏监管,软件内容偏离了教育方向,涉及游戏、交友等。甚至有的学校还指定下载某款软件,却不对软件内容做任何监管,让家长们防不胜防。

央广网北京8月24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从教育部到各地教育主管部门都在对课外培训开展专项治理行动,以最大限度减轻学生学习负担。但是有媒体报道称,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向教辅教育软件,也就是教辅类APP打开大门。老师们不仅可以通过这种软件给学生留作业,家长们甚至还能通过软件看学生的考试成绩等。有声音指出,这类打着“教育大数据”旗号的教辅APP,其资质、收费和选订都缺乏监管,甚至成为课外培训的网络版。

打着智能化学习的招牌,内设“小学自拍交友”等娱乐板块;号称可免费下载与使用,查门考试成绩却要求家长付费;原本是辅助教学的工具,使用情况却成教师评职称硬杠杠……

打着智能化学习的招牌,内设“小学自拍交友”等娱乐板块;号称可免费下载与使用,查门考试成绩却要求家长付费;原本是辅助教学的工具,使用情况却成教师评职称硬杠杠……

“这款教辅APP是老师推荐的,但我们还是不太放心让10岁的孩子天天抱着手机看。”福州的刘女士说,暑期开始,孩子并没有闲着,除了上培训班还要在线学习。

图片 2学习软件变身游戏工具

工人日报近日调查发现,不少学校为了推动信息化教学,方便家长和学生及时准确地掌握学习动态,推广使用教辅类APP。然而,作为一种新的方式,教辅APP缺乏监管,甚至成为课外培训的网络版。

不正规的教辅工具改头换面在线上“重出江湖”,值得警惕。日前,教育部印发紧急通知严禁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明确学校要坚决抵制各类利用中小学生的教材、教辅材料等发布或者变相发布广告等行为。

不正规的教辅工具改头换面在线上“重出江湖”,值得警惕。日前,教育部印发紧急通知严禁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明确学校要坚决抵制各类利用中小学生的教材、教辅材料等发布或者变相发布广告等行为。

记者了解到,不少学校为了推动信息化教学,方便家长和学生及时准确地掌握学习动态,在推广使用教辅类APP。然而,作为一种新的方式,教辅APP缺乏监管,甚至成为课外培训的网络版。

在安徽合肥,家长李先生发现,自己孩子使用手机软件做作业时,注意力都被软件内的游戏吸引,学习软件变身游戏工具,让家长防不胜防:“孩子用我的手机下载软件做英语作业,却关着房门在房间很久都不出来。一开始我还很高兴,孩子学习很认真,不用操心。后来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我点开了那个软件,发现软件自动推送广告,甚至还有小游戏,我很气愤。”

北京家长王女士说,孩子几乎每天回家都会通过教辅类APP写老师布置的数学和英语作业,“现在老师都在这上面留作业,比如有一部分基础练习,以跟读为例,孩子跟着读,然后软件评分,不过的话让你重新做。”

随着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各类教育辅导APP纷纷走入中小学校园。然而,部分教辅APP在资质、收费和选订等方面缺乏监管,变味的应用体验引发争议。对此,本报记者展开调查。

随着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各类教育辅导APP纷纷走入中小学校园。然而,部分教辅APP在资质、收费和选订等方面缺乏监管,变味的应用体验引发争议。对此,本报记者展开调查。

变相的教辅APP

李先生认为,家长不可能对每个软件的所有细节都掌握清楚,此类教学软件打着学习的名义诱导学生打游戏,比普通游戏软件的侵害更严重:“让孩子不接触手机,不接触电脑根本不可能。做作业也好,要查资料也好,都要下载各种软件,家长不可能一天到晚盯着孩子。希望有一种能让家长放心的App,可以收费,但是要真正的帮助学习,不能有娱乐的东西在里面。”

有媒体调查发现,为了走进校园,不少教育软件提供商也是以“免费服务”为敲门砖,通过搭建免费作业平台,在增加美誉度占领用户后,开始研发衍生产品,进而增加盈利能力。

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

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

“老师会将一部分作业布置在这个APP上,孩子在手机上完成。各科都有,特别是英语的听和说。”刘女士说,教辅APP中还有一些是收费项目,一个月几十元钱,“孩子说是老师要求的,所以就算家长不放心,也得使用。”

此外,李先生向中国之声记者反映,他的孩子所在的学校要求课外使用手机软件进行登记、辅助学生做作业。而孩子用这些软件做作业时要先进行注册,填写诸如手机号码、姓名、学校等信息,有可能造成孩子和家长的个人信息泄露。

王女士说,孩子暑假期间通过APP完成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但用到一定程度就被提示需要付费才能继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