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2月6日电
据生态环境部网站消息,生态环境部5日通报“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指出,湖北荆门市磷化工企业敷衍整改,环境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两市不作为乱作为官员面临追责

5月6日,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组长李家祥向湖北省反馈了“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从督察结果看,湖北省推动解决了一大批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但磷化工及沿江化企污染和安全隐患仍突出,一些问题的整改未达到预期目标。
督察中暴露出的问题有,湖北省发改委及经信部门未按照整改方案要求制定磷化工产业准入和产能置换相关政策以及具体实施要求,荆门市、襄阳市仍有磷化工产业新增产能项目违规通过备案或审批。磷化工产业主要聚集地区荆门市的市委、市政府2017年以来从未对磷化工企业污染整治工作开展过专题研究,以磷化工企业主要集中在下辖钟祥市为由,将整改责任下压给钟祥市政府,既未给予支持指导,也未督办跟进。钟祥市整改等待观望,14个磷石膏堆场中,有11个不同程度存在防渗、截洪和防扬散设施不完善等问题,环境污染和隐患*突出。
2016年湖北省启动沿江重化工企业专项集中整治行动,明确整治范围为长江、汉江、清江及其主要支流,但湖北省发改委擅自将整治范围缩减为“沿长江及其一级支流”。孝感市未将府澴河纳入整治范围,该河属于长江一级支流,流域15千米范围内有15家重化工及造纸企业,专项集中整治行动开展以来,部分企业仍存在废水超标排放问题。
专项督察发现,沿江工业污染和环境风险依然突出。湖北省现有105家重化工及造纸企业,分布在长江、汉江岸线1千米范围内,污染物排放总量大、环境风险突出。湖北省鼎龙化学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平煤武钢联合焦化有限责任公司等重化工企业2016年以来多次超标排放,当地环境保护部门以罚代管,企业违法排污问题至“回头看”时仍未彻底解决。
督察要求,要依纪依法严肃责任追究,对失职失责问题,要责成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入调查,厘清责任,并按有关规定严肃、精准、有效问责。对此,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表示,要对照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反馈意见,全力以赴抓好问题整改,按期保质交好整改答卷。

2016年,湖北省启动“沿江重化工及造纸行业企业专项集中整治行动”,明确整治范围为长江、汉江、清江及其主要支流,但该省发改委擅自将整治范围缩减为“沿长江及其一级支流”,一些地方甚至进一步缩减。

中新网11月16日电
据生态环境部官方微博消息,11月8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现场检查发现,绵阳市安州区磷石膏堆场环境问题整改推进不力,磷石膏消减工作进展缓慢,部分磷石膏堆场“三防”措施不到位,对长江二级支流干河子水体造成严重污染。

2018年11月11-12日,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湖北省荆门市开展下沉督察,发现该市推卸磷化工污染问题整改责任,顶风违规审批新的项目;磷石膏渣场污染防治措施长期不到位,严重污染周边地下水、地表水,对汉江水质安全造成不利影响。

荆门吕梁用“完成整改”糊弄中央生态环保督察

湖北省现有105家重化工及造纸企业,分布在长江、汉江岸线1公里范围内,污染物排放总量大、环境风险突出。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1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2荆门鄂中公司磷石膏渣场至今仍未整改到位。

本报记者 郄建荣

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今天在向湖北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时表示,湖北省一些地方和部门仍存在思想认识还不到位、整改推进不够有力等问题,一些问题整改未达到预期目标,甚至还存在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和假装整改等情况。

据悉,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指出了四川省部分区域磷石膏大量不规范堆存,严重污染水环境的问题。

2017年4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湖北省反馈指出:磷化工无序发展加重长江总磷污染,一些磷化工企业生产废水偷排、超标排放,磷石膏渣场和尾矿库防洪、防渗设施不完善等环境问题十分突出。为此,湖北省整改方案要求,着力加强长江干流,以及主要支流、重要湖库的污染综合防治,持续推进重点行业、重点区域的总磷污染治理;加强磷石膏渣场和尾矿库隐患排查治理,开展专项执法检查,督促落实磷石膏渣场和尾矿库防渗、截洪和排洪措施;严禁钢铁、电解铝、水泥、平板玻璃、尿素、磷铵等产能过剩行业和重污染产业违规新增产能。

今年11月,中央生态环境督察“回头看”到湖北省荆门市下沉督察前,当地政府认为,他们凭借一纸“整改完成”报告就可以糊弄过督察组的检查。于是,宁可威胁长江水质,也要违规上新项目,致使周边地下水、地表水被严重污染。

督察组组长李家祥在通报督察意见时说,“回头看”发现,湖北省发展改革、经济和信息化等部门未按照整改方案要求制定磷化工产业准入和产能置换相关政策以及具体实施要求,荆门、襄阳仍有磷化工产业新增产能项目违规通过备案或审批。湖北省水利厅在制订整改方案时,对退垸还湖既没有明确的标准和措施,也没有完成时限。

四川省督察整改方案明确:重点推进德阳、绵阳磷化工企业和磷石膏堆场整治,完成24个磷石膏堆场整治;强化涉磷工业企业环境监管,安装总磷监控设备100
套。绵阳市整改实施方案明确:重点推进安州区磷化工企业和磷石膏堆场整治,从严控制新建、改建、扩建涉磷行业的项目建设,完善所有涉磷重点工业企业厂区冲洗水和初期雨水收集系统,落实涉磷矿山渣场和尾矿库的防渗、防风、防洪措施,推进安装总磷自动在线监控装置。

荆门市位于长江湖北段最大支流汉江沿岸,是湖北省磷化工产业主要聚集地之一。该市整改方案也明确,对重点区域化工企业开展专项整治,推动磷化工产业转型升级,严控新批化肥项目,逐步提升汉江及主要支流的水环境质量。

无独有偶,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也试图用这种办法来掩盖4000吨超标废水直排磁窑河,大量高浓度废水长期存于渗坑,引发群众强烈不满的事实。

荆门市是湖北省磷化工产业主要聚集地区。“回头看”发现,2017年以来,荆门市委、市政府从未对磷化工企业污染整治开展专题研究,还以磷化工企业主要集中在下辖钟祥市为由,将整改责任下压给钟祥市政府,既未给予支持指导,也未督办跟进。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3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4磷石膏渣场“三防”措施不到位。

然而,最终,两地敷衍整改问题哪个也没能逃脱。5月夜间,督察组在公开通报这两起案件的同时,要求涉事地方政府对案件中存在失职失责问题依纪依法查处到位。

督察组现场督察时,钟祥市整改等待观望,敷衍应对,14个磷石膏堆场中,有11个不同程度存在防渗、截洪和防扬散设施不完善等问题,环境污染和隐患十分突出。

督察发现,安州区金鸿饲料、路林化工、神龙重科、川银化工等4家磷化工企业污染防治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磷石膏堆场“三防”措施长期不落地,磷石膏消减工作不积极,污染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环境安全隐患突出,群众反映强烈。2017年以来,4家企业因为环境问题18次被群众举报,因为环境违法行为11次被实施行政处罚,屡查屡犯、边改边犯。

相关文章